2018年玩友时代平均月活人数增长了超过60%-单机斗地主游戏-高邑新闻网
点击关闭

2018增长-2018年玩友时代平均月活人数增长了超过60%-高邑新闻网

  • 时间:

民警负伤追毒贩

在口碑不足的情況下,爆款手游的衰退期也將很快到來,2018年後平均日活、月活、每月付費玩家數均有不同程度的萎縮,不過靠着周年慶等活動老玩家似乎有了更高的氪金熱情,月計付費用戶人均收益卻在不斷上漲,最高達到月計人均544.9元。

不過,玩友時代的遊戲主要通過App Store、Google Play以及硬核聯盟等平台進行分銷,而平台要分的遊戲銷售所得款項的30%-55%作為收益分成以及其他服務費等,每年玩友時代向前分銷平台支付分銷費佔總成本90%以上,佔總營收比重也達到34%左右。

雖然選擇了深耕以宮斗為背景的女性向手游,但玩友時代的盈利模式依然與傳統手游並沒有什麼區別,採用免費暢玩模式,玩家僅在購買遊戲的虛擬道具時才會消費。

與傳統運營手游、網游的公司相比,玩友時代選擇了一條更加輕鬆的賽道,聚焦在競爭並不太激烈卻充滿潛力的「女性向手游」市場。

其實,就筆者的體驗來說,這四款遊戲都是一個套路,背靠同名小說IP,宮斗題材,集戰鬥、換裝、養成為一體,有意思的是,戰鬥模式除了可以掛機自動,還可以一鍵跳過。

節后第一天,去年曾靠女性向古風手游瘋狂攬金14億的玩友時代(6820.HK)正式在香港聯交所上市,在全球範圍發行3.3億股股票,募集資金約5.2億港元,由國泰君安獨家保薦。

成立九年多的時間里,玩友時代一直在手游市場探索,集手機遊戲開發商、發行商及運營商為一體,直到2015年首度推出手游《熹妃傳》成為其王牌產品,此後2016年、2017年又陸續推出大熱的《京門風月》和《熹妃Q傳》,公司業績開始出現持續增長。

自《宮廷計手游》推出至今玩友時代並沒能開發出新的爆款遊戲,推出周期已經拉長,而玩友時代的營收又太過集中,完全依賴這四款手游,未來能否繼續保持高增長還是未知。

2017年9月和2018年3月,玩友時代分別推出了《熹妃Q傳》和《宮廷計手游》,這兩款手游在2018年分別貢獻6.92億和2.75億營收,也成為玩友時代平穩度過「寒冬期」並保持高速增長的重要原因。

目前,玩友時代發行遊戲總收益幾乎全部來源於《熹妃傳》、《熹妃Q傳》、《宮廷計手游》和《京門風月》四大手游,據招股說明書披露,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來自這四款手游的收益已佔遊戲總收99.5%,而這四款手游也具有很明顯的「女性向風格」,據玩友時代披露,未來公司開發的5款手游中有3部也是女性向風格手游。

雖然近年這4項遊戲收入規模越來越大,但其口碑卻並沒有隨之上漲,除了《京門風月》豆瓣評分保持7.4分以外,其餘都只有5分左右,雖然大多評論都是一兩年前剛開服時留下的,但基本也能看出玩家氪金也是氪得怨聲載道,這恐怕也是這類遊戲無法長久生存的原因之一吧。

2016-2018年,玩友時代營業收入分別為5.69億、7億和14.64億,年複合增長率高達60.45%,毛利水平分別為3.58億、4.32億和9.18億,年複合增長率也高至60.1%。

玩友時代成立於2010年,據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公司實控人為蔣孝黃,通過蘇州紫鑫科技投資管理企業持股以及直接持股方式合計持有玩友時代85.01%股權。

到了2018年雖有《宮斗記手游》的推出,但熱度卻遠沒有《熹妃Q傳》來得高,於是2018年玩友時代日活、月活人數都有所下降,從2019年已披露的數據來看,上半年相關數據依然在下降中,達到2017年的水平基本上不太可能了,用戶大量流失已經是不可迴避的事實。

目前玩友時代的幾款王牌手游都是合併戰鬥與養成為一體,筆者體驗后發現,商城能購買的道具分為兩種,一種是用於升級或提高技能傷害的功能性道具,另一種則是飾品類時裝道具,兼顧各類玩家的需求。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通常手游盈利的巔峰期也就三四年,之後若沒有足夠吸引玩家的亮點,便會進入衰退期,2015年以來,玩友時代集中推出了四款爆紅手游成功渡過2018年,但在招股說明書中玩友時代也坦承,這四款手游將於2020年下半年開始陸續進入衰退期,屆時盈利能力或受影響。

2015年以來,玩友時代先後推出《熹妃Q傳》、《宮斗記》等大熱手游,助力公司規模從不足7億到2018年已超過14億,翻了一番,順利度過2018年遊戲行業「寒冬」之後卻並不能繼續一帆風順。

玩友時代上市的第一天情況不太樂觀,以1.52港元開啟資本之路,開盤上揚,觸及1.55港元后就一路下跌,跌幅一度超過7%,最終以1.52港元收盤,看起來資本市場似乎並不買賬。(藍鯨產經 徐曉春)

隨着女性用戶消費需求的上升,中國女性向手機遊戲的市場規模(按收益計)複合年增長率高達84.9%,2013年到2018年從1.9億增長至41.1億,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統計預測,2023年這一市場規模將達到95.8億元,同時女性向手遊玩家也將達到4億左右。

獨佔女性向古風手游賽道,4款手游創造14億營收

2017年《熹妃Q傳》的大熱給玩友時代帶來了巨大的流量和消費,同年,平均日活、月活用戶數都有超過60%的增長率,平均每月付費玩家也從18.66萬增長到34.06萬,幾乎翻了一倍。

玩家迅速流失,存量用戶氪金力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在平均每月付費玩家大幅下降的同時,月計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卻有所上升,從2017年的201.4元上升到2018年的395.4元,再到2019年7月末最高達到544.9元,也就是說,玩家少了但每個玩家的氪金水平卻在不斷升高。

而這一現象也很好解釋,相較於2017年,2018年玩友時代平均月活人數增長了超過60%,但大部分初「入坑」的玩家都不會在一開始就選擇氪金,招股說明書中也披露了,每月付費玩家數僅占月活用戶的8%左右,《熹妃Q傳》雖然吸引了巨大的流量,但是真正能夠變現的只是少部分。

另一方面,筆者下載的《熹妃Q傳》和《宮廷計》的app圖標都還有明顯的「周年慶」標識,看來周年活動也是讓老玩家們狠狠氪金了一把,從數據來看,人均氪金幅度增長了40%左右。

2018年,受遊戲版號暫發等因素共同影響,遊戲行業陷入寒冬,整個行業增速放緩至5.3%,手遊行業增速也降至15.4%,創十年來新低,但在遊戲行業低迷的情況下,遊戲用戶數卻逆勢上揚,增長7.3%,其中女性用戶增速達11.5%,截至2018年末,女性用戶占遊戲用戶總數46.33%。

女性的消費能力一向不容小覷,除了傳統鞋服領域,如今在手游市場上也潛力無限。

今日关键词:村民7分钟救4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