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多后又自行研制出了“红旗-2”防空导弹-最好玩的小游戏-平昌新闻
点击关闭

导弹钟山-两年多后又自行研制出了“红旗-2”防空导弹-平昌新闻

  • 时间:

易烊千玺参加军训

原標題:大國重器背後的「鑄劍英雄」|初心故事⑨

「紅旗-7」是一個比較複雜的武器系統,僅全系統的電子元器件數量就多達數萬件。為實現國產化,鐘山帶領團隊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難關,荒漠中動輒幾個月的靶場試驗,一干就是8年。

鐘山院士:「生在永定路,死在八寶山。就是我們這一輩子,要搞好我們的導彈,日以繼夜的,所以說一不為名,二不為利。」

棄筆從戎,「就算窮光蛋,也要拚命干」

10月1日的大閱兵讓人心潮澎湃在廣場上亮相的導彈武器裝備是守衛和平、守護國家安全的國之重器它們凝結了科研設計人員的無數智慧和心血今天,讓我們一同走近閱兵裝備的締造者了解鐘山院士的初心故事——△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視頻,講述閱兵裝備背後的故事

按照「先仿製,后改進,再自行設計」的思路,鐘山所在的團隊在1964年成功生產出以仿製蘇聯導彈為主的「紅旗-1」防空導彈,兩年多后又自行研製出了「紅旗-2」防空導彈。就是這些「紅旗」系列導彈,在1965年到1967年間,多次將侵犯我領空的高空偵察機成功擊落,成就了一段至今仍被津津樂道的傳奇故事。

時光回溯到70年前,18歲的鐘山從重慶大學數學系棄筆從戎,加入了嚮往已久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軍政大學的一名學員。那時候,經歷過戰爭洗禮的中國大地,滿目瘡痍、一窮二白,但就是在建國初期落後的工業基礎上,中國導彈的研製依舊在艱難中起步。

驕子不負萬夫願洞穿長空超精尖這一個道路,一個精神就是航天人最誠摯的初心

1960年11月5日,中國航天人製造的第一枚近程地對地戰略導彈「東風一號」在酒泉發射基地一飛衝天,在飛行了7分37秒之後,準確擊中了554公裡外的目標,這個紀錄,比它所仿製的導彈還要遠。

鐘山,我國紅旗七號導彈的總設計師,現任航天科工集團公司二院研究員,國際宇航科學院通訊院士。80年代,他曾主導了我國第二代防空導彈武器系統的研製。他的故事,要從一件風衣說起。

隨後,「東風二號」連續三發都取得了成功,東風二號研製成功,標志著中國從此真正擁有了可以遠程打擊的導彈盾牌。半個多世紀后的今天,以「東風」命名的導彈,組成了我國近程、中遠程和洲際彈道導彈的完整序列,為共和國構築起了一套堅強的安全屏障。

1957年年底,一輛從莫斯科出發的神秘專列抵達北京,車上除了102名蘇聯專家,還有一份蘇聯「送給」中國的厚禮——兩發近程地地導彈。中國導彈的研發就這樣從仿製起步開始了最初的摸索,鐘山和其他學員一起,如饑似渴地進行着學習。

鐘山院士:「總的來說,航天事業能夠成功應該歸結為一個道路,一個精神。道路就是自力更生,自主創新。精神即航天精神,愛國、永不服輸、無私奉獻。航天事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由弱到強,體現出了一股精氣神,這種精神力量,是航天事業不斷發展的重要根基。」

1980年,鐘山和同事們又一次接到一個艱巨而緊迫的任務,研製「紅旗-7」導彈,「紅旗-7」當時被看作是我國填補空白的第二代防空導彈,鐘山臨危受命,被任命為該系統導彈的總設計師。

致敬!大國重器背後的鑄劍英雄!

1958年,以軍事院校優等生身份畢業的鐘山,被選調到新組建的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工作,開始了研製導彈的人生歷程。

鐘山院士:「我有一件米白色風衣,1982年開始穿的,本來只是一件普通的微波試驗工作服,有一點屏蔽功能,因為見證了很多次不同凡響的試驗打靶經歷,大家就給它起了個外號叫「成功服」。每一次試驗前,我都穿着這件風衣到各個系統、各個戰車上做最後檢查,直到下達發射命令。每一次試驗成功后,我都會在風衣上留下一顆五角星。所以大家說,只要看見我穿上這件風衣,就知道一定能成功。」

鐘山院士:「跟着鐘山干,都成窮光蛋,就算窮光蛋,也要拚命干。因為那時候說做導彈,不如賣茶葉蛋。就算不如賣茶葉蛋,我都要堅決干,因為日以繼夜,天字第一號,要完成從身心到這一輩子想乾的事情。」

「穿上這件風衣,就一定能成功」

在北京西郊的一間辦公室里,88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山,拿出了一件「身經百彈」的「成功服」。這件看似普通的風衣,凝結了鐘山老人職業生涯中最珍貴的回憶:衣襟上是他親手描繪的五角星,每一次導彈打中了,他就會畫上一顆五角星。

  1988年,钟山率领团队终于在西北大漠完成了“红旗-7”的一系列研制实验。怀揣着成功后的喜悦,钟山写下了这样饱含激情的浪漫诗句:“超低靶快地连天,影伴头摇众心悬,骄子不负万夫愿,洞穿长空超精尖。”

今日关键词:莫雷必须道歉